首页 »

绝招改造暴力犯罪,把犯人培养成玉雕大师……揭秘上海监狱系统首次评出十佳团队绝活

2019/10/10 8:04:13

绝招改造暴力犯罪,把犯人培养成玉雕大师……揭秘上海监狱系统首次评出十佳团队绝活

文/彭薇

 

说起监狱民警,不少人感觉陌生。他们身着警服,却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。对这些带有神秘色彩的人民警察,公众了解多少?今天,首届上海监狱系统“十佳红烛团队”评选名单揭晓,他们中有虎虎生威的巴西柔术冠军,也有侦破余罪的高手……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梳理介绍十支获表彰的团队,揭开监狱民警队伍的神秘面纱。

 

改造暴力犯,他们有绝招

 

在提篮桥监狱这所“百年老监”里,随手翻开押犯档案,杀人、抢劫、纵火、故意伤害……很多罪犯甚至有着狱内暴力伤害他犯或对抗干警的前科。提篮桥监狱有一支暴力犯分类改造研究团队,被称为监狱民警中的“小虎队”,16名干警平均年龄不到30岁。

 

青年民警陈骞、季磊、王骁等都加入了高度戒备区域运行实战团队,他们中有人曾赴泰国曼谷进行封闭式实弹训练,被称为“枪王之王”;有人自费学习以色列军方防暴格斗术;有人曾获巴西柔术华东分赛区冠军。

 

自幼习武的罪犯汪某一次再度因琐事殴打他犯,在分控平台的季磊第一时间向同事发出讯号,6名应急处突的干警装备整齐冲入现场。盾牌手王骁快速将打架双方隔离,陈骞锁臂,季磊扫腿,汪犯应声倒地,被控制带离,现场秩序迅速恢复正常。

 

应急处理要求1分钟到达现场,3分钟内解决问题,而这次过程前后只用了1分16秒,创造了提篮桥监狱最快的应急处置纪录。

 

这支暴力犯分类改造研究团队不仅勇挑大梁,严密看押和震慑暴力犯,而且加强专业研究,通过优化暴力犯心理咨询和先期干预、数据库管理应用等,攻破多名暴力犯心理防线,帮助罪犯走上正常改造道路。法学硕士陆文斌获得2016年度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,所在部门于今年5月获得“全国青年文明号”荣誉称号。

 

陪伴走过50米“新生路”

 

在上海,五角场监狱是唯一一所出监监狱,大多数成年男犯在刑期最后3个月都被移送到这里。五角场监狱有一条著名的“新生之路”,短短50米,连接着封闭与自由,昨日和明天。

 

每天早上8点30分,监狱民警会准时安排刑满释放人员从这条路回归社会。这条路基本上是绿色的,墙壁上画着绿色的竹子和树。绿色的尽头,一张照片被放大到极限,上面是刑满释放人员的妻儿父母。过去5年里,有将近3000名犯人走过它,把囚服、悔恨和泪水留在里面,开启新的人生。

 

对五角场监狱临释罪犯管理团队来说,他们承担着沪籍临释罪犯出监教育的职能,打造模拟训练、时事讲坛、亲情修复等出监管理项目,联合相关部门和单位建立社会支持系统,帮助临释罪犯在思想、就业、居住等方面平稳过渡。

 

据监狱民警介绍,为了让犯人顺利融入社会,教学楼里有水电工、护理、餐厅服务员等技能培训,培养一技之长。监狱给犯人打造“浓缩的社会”,每个月有一天,邀请派出所、司法所、社保中心、银行的工作人员穿着制服,戴着工牌出现在高墙之内,回答服刑人员关心的问题,提供咨询帮助。通过模拟与真实社会相仿的情景,让服刑人员提前感知外界社会,减轻回归社会的陌生感和恐惧感。比如,模拟的身份证能在自助售票机上打印火车票;如果想去银行取钱,要先去一旁的取号机取个号,然后等待叫号等。监狱里不能携带手机,管教民警把微信的使用方法一张张截图,制作成PPT,给犯人播放,一些人通过这种方式学到了“蓝瘦香菇”等时髦的网络词。

 

这支团队先后为2800余名刑释人员再社会化“修桥铺路”,多次获得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集体、市监狱管理局先进监区等荣誉。

 

“第二803”专门铆牢“余罪”

 

在上海,“刑警803”声名赫赫,它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的代号。而在监狱系统,有一支深挖团队被大家誉为“第二803”,他们虽然不直接侦破案件,但是为公安部门提供犯罪线索,他们负责“排雷拆弹”。

 

上海市新收犯监狱是全国首家以新收、分流遣送罪犯和入监教育为主的专业性监狱,依法收押全市人民法院判决生效并交付执行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、无期徒刑、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上有期徒刑的成年男性罪犯。上海市新收犯监狱深挖工作小组由9名深挖工作能手组成,他们在收押罪犯的第一阵线撒开法律的天网。政治攻势挖余罪,协查通报缉真凶,15000余条线索从他们手中发向全国各地公安机关,1800余起悬案因他们的缜密排查得以告破。

 

前段时间,这支团队在新收犯马某身上挖出余罪,协助公安部门破获一桩20年前发生在新疆的杀人抛尸案。目前该犯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,送往新疆服刑。深挖工作小组成员还多次协助参与破获金融诈骗案等大案要案,多次获得市“深挖工作先进集体”等荣誉。

 

这里竟走出了“玉雕大师”

 

上海市青浦监狱20多年前,将玉雕工艺引入高墙内,成立了罪犯矫治“清流玉雕工作室”。团队成员坚持“雕玉琢人”的艺术矫治理念,罪犯雕玉出精品,民警琢人塑新生。玉不琢不成器,团队改造的300余名罪犯中,竟然走出多名“玉雕大师”,有6人获海派玉雕大师称号,1人被评为国家级玉雕大师,还有一些人成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。

 

据介绍,青浦监狱80%以上罪犯刑释后从事玉雕及相关行业,无一人重新犯罪。

 

学玉雕需要打磨、画图,这些对服刑人员而言需要一点点从头学起。服刑人员小军曾说,在学校就不是好好读书的人,进了监狱却要耐着性子学画画,起初颇有抵触情绪。学着学着,当看着一枚毫无造型的玉石原料经过道道工序,变成一件精致温润的玉雕作品,那种奇妙的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。

 

和小军一样,不少服刑人员学玉雕,都从强迫自己学习,慢慢变得愿意主动去学,变成了自己的兴趣爱好。在他们看来,玉雕是门很精深的学问,需要人静下心来慢慢琢磨。学玉雕的过程中,服刑人员学到不少历史典故和知识。“是玉雕改变了我,让暴躁的我学会静下心来,多角度思考问题,控制脾气,今后的人生我会把玉雕当作主要事业来发展。“小军说。

 

2013年,青浦监狱“清流玉雕工作室”成为上海宝玉石协会会员单位,获得行业认可。2013年至今,由干警辅导罪犯创作的多件玉雕作品在上海“玉龙奖”珠宝玉器评选中获银奖、铜奖等奖项。

 

首届上海监狱系统“十佳红烛团队”还包括:市北新泾监狱惩诫训导团队、市司法警官学校专职教官团队、市军天湖监狱青年监区长业务成长建设团队、市女子监狱顽危犯攻坚转化团队、市民星劳动工具有限公司安全管理班组、市监狱管理局机关“上海监狱”微信采编团队等团队。

 

题图来源:市监狱管理局提供